上海女高中生自学格律出口成章 上江西卫视挑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6

  前不久,在江西卫视的一档节目中,绰号“小苹果”的一个上海高中女生挑战文化名人纪连海,曾让纪连海直呼“手下留情”。她到底是谁?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这个“小苹果”的真名叫范欣衡,是控江中学高三(2)班的女生,喜欢写古诗,出口能成章,在同学们中早已“声名在外”,至今已有约200首原创诗作。

  在《挑战文化名人》节目组的描述中,“小苹果”范欣衡的出场颇为有趣。“碰到当时还是高二的学生范欣衡,一袭红衣神似‘小苹果’,一句嗲嗲的介绍:‘纪老师,我是历史课代表呢’,纪老师当即被秒杀,顿时没了气场,直呼‘手下留情’。”

  在节目现场,范欣衡还为纪连海献上了一首七言绝句《敬呈纪连海先生》。“无言桃李春常在,闻道先生一乐叟……”诗歌念出后,主持人当即求回赠。纪连海一时词穷,无奈地扔下一句“我只能说,手下留情……”事后,纪连海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江山代有人才出。”

  说起这个被人津津乐道的桥段,范欣衡却显得很谦虚:“其实,纪老师对很多人都会说‘手下留情’的,估计是他的口头禅,不是我有多厉害。”她告诉青年报记者,当初去参加节目一来是想看看这些名家,另一方面,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没看过电视节目是怎么的,正好节目组来她所参加的“静安诗词社”找人,她就和其他几个同伴组团去了。

  参加节目如果赢了可以有一笔金,范欣衡当时的愿望是把金捐给北大一位患有癌症的学姐。虽然,小范最后没有赢取金,但纪连海还是满足了她这个小小愿望:个人为她的这位学姐捐出了10000元。

  “我其实也不认识这位学姐,就是今年6月份学校为她组织过一次义卖,从老师那里听说了她的事。”范欣衡说,学姐在北大是学习古典文学的,这让她的同情加了倍。“因为和我的兴趣太相近了。”

  范欣衡是个不折不扣的古典文学爱好者。从初中开始自学写诗,到现在已经有约200首。“只是还没有自己觉得满意的。”

  第一次尝试写诗,是读预备班的时候。没想到被当时的语文老师看到了。此后,语文老师经常把她叫进办公室,告诉她写诗应该有格律,讲音韵。“老师算是我的启蒙吧,我这才知道诗词背后有那么多的内涵,才开始接触到押韵、平仄这些东西。自此就陷了进去。”

  初中三年,别的同学在听流行歌、看动漫,范欣衡却在研究“四声”、“平仄”、“对仗”。王力的《诗词格律》是陪伴了她三年的“枕边书”。一边研究着这些理论知识,一边读各种大量的诗词,培养语感。

  王安石说过“看似寻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却艰辛”,就这样自学了3年,感觉差不多把格律这些东西弄得比较纯熟了,读高一的范欣衡才尝试自己写“真正的诗”,参加了“静安诗词社”。通过,她结识了复旦大学的胡中行教授,深圳大学的徐晋如教授,每写好一首诗,她会发给这些老师们看看,请他们点评。

  “初三的时候,每天晚上在图书馆课,做完后会看20分钟格律的书,对我来说这就是调剂。”范欣衡说,如果不是因为喜欢,学习诗词格律时间长了的确会觉得枯燥和乏味,会没有耐心,写古诗感觉也是“老土”的事,所以同学们都很不理解她,还给她取了个绰号叫“老古板”。“我无所谓,我就是喜欢。”她说,写诗似乎成为了她的一个“世外桃源”,那些幽微绻邈的小情绪,那些细微难察的小情思,都可以用几句吟唱表达出来,“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小世界。”

  范欣衡喜欢姜夔,只因他的词造诣极高。“他比较偏向于内心的追求,个人的浅吟低唱。不过有句话说道,艺术是个人的,科学是大众的,我觉得有一定道理。”范欣衡说,这样的人,在艺术造诣上可能会达到更高的境界。

  而杜甫让她最的是既有学养,文学造诣很高,同时又“忧天下”。杜甫的《秋兴八首》中,有“请看石上藤萝月,已映洲前芦荻花”的句子,美且悲伤。她曾经在读杜甫的《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》时忍不住落泪。杜甫用七古的体裁写下了自己带着家人一颠簸,同谷的经历,长歌当哭,贫困潦倒之际,仍不忘心系国家大局,让这个未满18的女孩不已。

  或许是因为父亲是记者,家里常常有“议政”氛围,范欣衡对于常有自己的看法。对于杜甫,打动她的就是这种“济世情怀”。

  “很多感受在传统文化中,都能找到共鸣。那些美,是要慢慢品的。卿的‘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’,‘苍山’是平声,较悠长,‘白屋’是入声,发音短促,一吟唱,就能感觉到小茅屋在苍山环绕中的渺小。”范欣衡说,这样的“慢品”她花了三四年的时间才,“但是现在的人,追求的常常是‘速成’,于是忽略了‘’,也就失去了很多美好的东西,这是我觉得很糟糕的。”她说:“我不怕‘慢’。”

  喜欢上网、说话幽默、性格坦率……其实,范欣衡的日常和普通的高中生没什么区别。然而,和身边的同学比,范欣衡在传统文学上的造诣早已超出了高中生的范畴。她的文章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全年级展示。除了诗社的朋友,她在网上也结交了很多喜爱古诗词的好友。“我最尊敬的一位教授是南开大学的叶嘉莹老师,就是和湖南大学文学院一位研究六朝文学的姐姐聊天时知道的。”叶嘉莹的《迦陵文集》10卷讲诗讲词,让范欣衡读得不亦乐乎。她喜欢清朝的词人张惠言,而解析他的人不多,“张惠言的5首‘水调歌头’,叶教授解析得太精辟了。”范欣衡说。

  马临高考的她目标很明确:本科想考文博类专业,研究生读汉语言文学。“我们的古典文学很美,这么丰富的遗产现在却被冷落了。我想把这些东西传承下来,更多地宣传出去,就像叶教授一样。”

猜你喜欢